愚粥畅碗

颠覆慕洛娃印象

昨晚,大剧院音乐厅,BBC爱乐乐团。

原本是一场交响音乐会。而我,满脑子就是奔慕洛娃的西贝柳斯小协去的。

这是首次如此近距离的聆听和感受慕洛娃。

作为众多“美女”小提琴家的一员,她的确没有穆特、郑京和、美岛莉以及年轻的珍妮.洁森等星光闪耀。但却扎扎实实的在古典音乐中享有一席之地。

这位手持小提琴的神姐,起初是因比赛成名。当年四川的胡坤获得第五名(开放后国人第一个小提琴国际比赛获奖最高名次)的那场比赛,慕洛娃是第一名;利用演出机会从苏联叛逃西方后渐渐名声大振;深得阿巴多等大家的赏识。我只是从唱片中听到她的琴声,感觉中规中矩,印象平平。唱片封面照片纤瘦且有棱角。

昨晚的现场,印象一言盖之:颠覆。

此姐虽未发福,可大骨架身材猛一看好似俄罗斯撑高跳运动员,毫无女艺术家在舞台上婀娜多姿仪态。心理稳定到强大,演奏中身体几乎不动。手很大,指尖宽且平,对付大跨度双音指法轻松自如。从低把位跳到高把位利索极了,精准到位,毫无寻觅痕迹。右手运弓极其平稳,风格变换从动作中看不到丝毫痕迹。整个给人感觉是冷静朴实,每一个分句走起来就跟拉练习曲一样认真扎实,丝毫没有炫技的想法。
她弓子下的西贝柳斯小协一改冷峻和激烈。仿佛是一股来自北欧的暖风拂面,醇厚且自然。

她的音色也很有意思。运弓极其平稳,重音没有夸张的狠力。猛地一听感觉好似新弓子松香还没有抹足吃透似的,丝滑且朴实,但随时可以

激情四射,一切都发生在无形之中。这和她的老师科岗风格还是有些不同的,当然,相同的是质朴和直面表达。

返场安可是巴赫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第一首,好像换了一把琴。特色在朴实的音色和特别的古乐自由节奏。运弓、节奏一下子把人带回到几百年前。与谢林的经典录音感受是完全不同的。

BTW,英国这只乐队,声音具有厚实中层次特别清晰的特点,这是少有听到的。开场的布里顿简单交响曲是我经常作为音响音色比较的曲目。首张多声道蓝光音乐碟(2L公司)的第一曲就是这首。然而,第二乐章拨弦乐段,乐团演奏细腻的让人惊心动魄,印象深刻。舒伯特第九交响曲演奏的美轮美奂。真是一只非常赞的英国鬼子乐团。

当晚,心旷神怡!

评论

热度(4)